喻卿

学生会大佬们的爱恨情仇㈢

㈢学生会大佬们的爱恨情仇
 
  时间在打打闹闹中流逝,期末考试之后李东赫和李马克升入了高二年级。
 
  李东赫照旧在各个年级走廊巡查,履行纪检部的义务。迎面走来几个一年级的小学妹,友好的对她们笑笑,不出所料得到了几个红透的脸庞。小学妹们羞得不敢直视李东赫,却又被帅气的脸蛋吸引,怯生生对着他喊“楷灿学长辛,辛苦了!”

   李东赫一怔,若有所思。小学妹见他思考的样子也不再打扰,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李东赫想起来去年的校庆,还有“楷灿”这个名字的来源。
 
  去年刚刚考入这所高中,上届高三的学长,也就是上届学生会长已经毕业。学生会成员大换血,准备招新。
 
  李东赫做为全校第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更不用说第一的李马克了。虽说二人是一年级新生,但凭借着优秀的领导力和人格魅力硬是走到了最后——竞选学生会会长。

  知道了二人成为唯二的竞争人员这个消息李东赫气鼓鼓的对李马克开始了单方面的冷战,美名曰:竞争对手,保持距离!李马克无奈,只能任他去了。
 
  一来二去,知道二人竹马身份的只有寥寥几个的初中同学。在其他人看来火药味十足的竞争对手。
 
  学生会预备成员到会议厅开会,李东赫坐在李马克斜后方离得远远的,旁边坐着同桌罗渽民。凭着二人都有的自来熟性格第一天就混熟了,玩了几天就开始爸爸儿子的整天瞎扯。正好填补了李东赫原本应和李马克“厮混”在一起的时间空缺。

  李东赫低头刷着生物五三,被罗渽民戳了戳胳膊。沉迷题海被捞出,李东赫不爽,嫌弃地用眼神示意罗渽民“干嘛!”罗渽民用下巴指指斜前方,说“你对手。”
 
  李东赫看都不看李马克那边挥挥手又低下头“早看见了。”罗渽民勾住他脖子语重心长道“你不去打探打探?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啊!”

  李东赫在选择题括号里写下答案,“打探个屁!他撅个屁股想拉什么屎我都知道!”“……嗯??”瞅着罗渽民疑惑的表情,李东赫摸摸头上翘起的一撮卷毛,开口“我没告诉过你我俩是发小吗?”
 
  “没有啊你放屁呢吧,你俩,发小??”看罗渽民一脸不相信,李东赫向前探头“喂!李马克!我说我们俩是一块长大的他不信,”指着罗渽民“你给我做一下证。”
 
  在场其他人也一脸惊奇,李马克在众人注视下回过头,视线停留在李东赫不停开合的嘴唇上。一会儿才转过视线对罗渽民说“他说的没错。”
  
  不久会长选举结果公开,李马克凭着几票优势当选,李东赫没当上会长有些丧气,但也捞到一个不错的职位。也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整个A中都知道了相爱相杀的会长和纪检部部长其实是一对幼驯染。
 
十月中旬是建校100周年纪念日,李马克报了个节目,李东赫却没有动作。周末李东赫窝在李马克家写作业被半抱住他的李马克问起时,也是弯着好看的眼睛笑眯眯的说着“秘密~”
 
  校庆日很快来临,李马克的节目在中间靠后的位置,节奏强烈的rap和舞蹈最能引热气氛。李马克换下校服穿着一身hiphop,修长的身躯和优越的脸让无数学姐疯狂。
 
  欢快的时间不断流逝,很快到了最后一个节目。“最后一个节目《Carzy in love》,表演者—楷灿”随着主持人的报幕灯光逐渐变调,暧昧的红色笼罩舞台。台上的人双手抓住立麦缓缓开口。
 
  李马克只看一眼就明白,台上的人除了李东赫还能有谁。

  “Uh oh,Uh oh,Uh oh oh no no”慵懒的开口,平常清亮的奶音被刻意压的粘稠,混合着暧昧的几声喘息,李东赫半睁了画着精致妆容的双眼,眼神像蛇信子似的在李马克身上扫过。

  “I touch on you more and more every time ”色情的歌词勾的在场很多学生想起那部《五十度灰》,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纷纷脸红心跳,一面害羞一面盯着李东赫移不开眼。

  一首歌的时间里李东赫不知多少次向李马克送眼神,满意的看到对方越来越渴望迫切的眼神。

  “Uh oh,Uh oh,Uh oh oh no no……”歌曲结束,李东赫下台,留下看呆了的众人。刚一下台就被人粗鲁的拉走,李东赫不慌,光凭手的触感就知道前面拉着他往厕所去的是李马克。

  被塞进厕所隔间,李东赫环住李马克脖子还想说什么就被人扯开推到门上狠狠亲吻。李马克急躁的撬开他的嘴唇,不容拒绝的将舌头伸了进去。李东赫也开始热情的回应,与之交缠。李马克舔遍了他口腔的每一寸,来不及咽下的唾液从嘴角滑下,又被李马克舔走。

  不知道过来多久,李东赫被亲的混混沌沌,头脑发晕,舌根都微微发酸。扭扭身子想让李马克放过他,却不小心碰到了一处炙热。身为男生李东赫当然知道是什么,立即浑身僵硬不敢乱动。

  李马克趴在他的颈窝喘气平复着,湿热的气息喷洒在他敏感的脖颈上,李东赫腿脚发软。好在李马克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是揉捏了会他浑圆挺翘的屁股就放过他去主持了校庆的完结仪式。可李东赫一点也不敢放松,李马克临走前咬着他耳垂说的那句回家见让他止不住的紧张。

  第二天楷灿这个名字就广为人知了,更有不少人昨天当场就认出了台上的楷灿正是李东赫。从那之后校园里喊他本名的就很少了,除了李马克罗渽民几人再无其他。

  从回忆里抽身李东赫揉揉头发,怎么刚入学的小学妹都知道啊。算了,去找李马克吧,听说阿姨今天烤了蛋挞一会去蹭两个……

  李东赫当然不知道,自己当初的表演视频在学校论坛的首页上久久不沉。直到现在还经常有人翻出来重温舔屏呢。

————————END

 

 

学生会大佬们的爱恨情仇

#ooc注意
#vin

  “听说昨天会长和李楷灿一起打扫的活动厅。”
 
  “就说李马克肯定舍不得他亲亲嗨灿妮受累,这才是真爱。”
 
  “他们还一起回家了。”
 
  “哇,九九不八八…”
 
  “咳咳,纪检部来检查了,赶紧坐好。”
 
  “爱到啪啪啪~”偷看全程的罗渽民对着李东赫补完了剩下的半句,笑的跟朵花一样,特招小姑娘喜欢的那种,不过此刻对李东赫来说只是讨打。
 
  “边去!你检查,我歇会。”李东赫小肉手挥挥,一脸嫌弃,“让你留你爸爸我自己打扫卫生!”说着走向了拐角处的班级。
 
  罗渽民自知理亏,弱弱吐出一句“和你马恩爱去吧!”就继续人模狗样的拿着计分板检查去了,反正他也挺享受小姑娘们做眼操时偷看他的那种感觉。
 
  李东赫晃悠到六班门口,悄咪咪开门走了进去。
 
  总共五排九列,李马克坐在中间第四列,挨着走道,方便课上有什么需要会长参加的活动要走动时不影响其它同学。
 
   李东赫悄悄走道李马克面前,碰碰他前座女生的肩膀,在女生惊恐的表情中示意给自己让个位置。
 
  女生了然的起身,李东赫反跨在椅子上,胳膊拄上李马克的桌子,双手捧住脸蛋一边数他逆天的长睫毛一边等他睁眼。
 
  李马克的姿势十分标准,端端正正的做着眼操。李东赫故意和他靠的很近,近到李马克一睁眼就能撞进他深棕色的眼眸里。
 
  timing卡的完美,广播里传来眼操结束的讯号。两个自行发光体已经吸引了睁眼早的同学,所有人都屏息静音等着看好戏。
 
  万众瞩目下,李马克终于睁开了双眼。

  李东赫拉开一个甜甜的笑,直视李马克瞬间紧缩的瞳孔,还不嫌事大的送了个飞吻过去——再往前十几厘米就能碰到对方嘴唇的飞吻,饶有兴致的观赏李马克难得一见的惊慌。
 
  不管是李马克震动的瞳孔还是脱口而出的小声脏话都让李东赫得意的不行。
 
嘁,弱鸡,被我吓到了吧!洋洋自满的李东赫没注意到自家竹马猛然深沉的眼眸。
 
  两人就维持这十几厘米的距离,直到有人开始起哄“会长行不行啊!这就跪啦?”有胆大的“按头小分队呢???”“BOBO!!BOBO!!”还有人调侃“哇你们小蓝森都这么玩的吗?”

   李马克但像是终于重启成功,眯起眼睛盯着面前的李东赫。对方许是察觉到了微笑,稍微抬头准备直起身子。却被眼疾手快的李马克捉住手腕重新拉回脸前。这次连之前仅剩的十几厘米也荡然无存。
 
  鼻尖贴着鼻尖,乱哄哄的调侃声全都被忽略,呼吸到的全是李马克的味道。这次换李东赫慌张了。

   勾起唇角“现在怕了?”李马克说,嘴唇似有似无要碰上李东赫的。

   李东赫反应过来慌忙想挣来李马克的禁锢,可惜他个弱鸡根本不是十项全能李马克的对手,至少体力上不是。那李东赫能受委屈?再不济得过过嘴瘾“放屁,你东哥怕过啥!”
 
  李马克好笑的看李东赫嘴硬,稍稍偏头作势
要向前吻他。可把李东赫吓得,心都怦怦跳,闭着眼睛垂死挣扎,“放,放开…你们班检查表我可是还没交呢!”意思就是不交你们全班扣分。
 
  就在闻讯赶来的罗渽民要按下他罪恶的小手时李马克突然放手了。李东赫赶紧远离他的势力范围,嘴硬到“知,知道你东哥的可怕了吧!”李马克舔舔嘴唇,盯着小熊红透的耳根不说话。
 
  一边罗渽民可惜的摇摇头嘟嘟囔囔“差点就能让他们再亲一次了。”围观群众一脸懵逼,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

   缓过劲的李东赫撒腿想跑,却被李马克一把抓住“我正好去学生会有事,一起吧。”小熊炸毛“我没事啊一起个屁!”

   李马克似笑非笑的挑眉看了眼李东赫手机的检查表,追随他视线的李东赫低头。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李东赫欲哭无泪“我操…”
 
  已经迈出半步的李马克闻声又转过头来“李东赫说脏话,扣一分。”

  李东赫:“@&*#…@#&!!”

  行了,打平了。

学生会大佬们的爱恨情仇

         学生会大佬们的恩爱情仇
#ooc注意
#私设如山
#vin

  A中谁不知道学生会会长与纪检部部长水火不相容。
 
相爱相杀都是日常。
 
  说是水火不容不如说是纪检部部长单方的无理取闹,至少大多数吃瓜群众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事实上,李马克对于拆穿报复李东赫的各种小把戏也是非常乐在其中并乐此不疲的。
就比如说现在:
 
  “喂Mark Lee,堂堂学生会长竟然公然交头接耳,像什么样子,扣分!”李东赫脖子上挂着纪检部的牌子,对一旁正在和李帝努小声修正活动流程的马克喊。
对于李东赫的无理取闹,周边同学一脸见怪不怪,还露出一种暧昧的笑,眼神在他俩中间打转。但迫于纪检部的“淫威”不敢开口说话,只能用手势比出个“99”满活动厅的飞。
 
  李马克挑眉抬头看他,不做反应,又低头继续和偷笑的李帝努讨论。
 
  就见李东赫万分神气的在李敏亨三个大字后重重划下一个“-1”。嘴角快裂到耳根处。罗渽民在后面看他嫌弃的不行,正好活动结束,拉着李东赫就想走。然而李马克清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本次活动到此圆满结束,感谢各位同学的积极配合。请大家有序离开,保持退场秩序。”顿了顿“纪检部留下打扫卫生。”
 
  反应过来全场哄笑,一看就知道这是报复呢。李东赫努力缩小存在感准备开溜,却被自己部员和别部部员死死押住。
 
  “自己点的火自己灭!”罗渽民用低音炮嘶吼着,一边往死里推李东赫一边回头观测正确的逃跑路线。
 
  “你们纪检部都多久没干过值日了!仗着有会长宠着也不能这样啊!纪检部加油,我们撤了!!”其他部门一个比一个溜得快。
 
  还有不嫌事大的学生高呼“李马克vs李楷灿,李马克win!”“什么都不说了,99吧!”“99!99!!”
 
  李东赫挣扎无用,一脸挫败无语的抱着扫把呆立在活动厅中央,嘴里不断碎碎念“oh!一群白眼狼枉小爷我平时带你们吃香喝辣一到彰显忠心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这么大个活动厅还不累死我没爱了友尽了嘤嘤嘤呜呜呜可恶的马克李……”
 
  “还骂我?”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东赫呆滞两秒转过头。嘿!罪魁祸首!
 
  显然他已经忘了是自己先“动的手”。
 
  李马克一脸玩味地现在门口不远处,会长的牌牌还捏在手里。
 
  “你怎么又回来了?怕我偷懒啊你还来监督!”李东赫气结。却没想到李马克压根不理他直直走但他面前,接着拿过了李东赫因为紧张挡在胸前的扫把。

  “被扣分了,义务劳动。”李东赫发誓——他听到李马克一声轻笑。咂咂嘴心想,这要有迷妹在这又得捂着胸口叫会长好苏了…
 
   夕阳从窗口洒落,李马克看看手表,把扫把放回角落,拉起一旁嘴上拒绝但还是很认真干活的李东赫。“这程度可以了,走吧。跟我一起回家,我妈烤了蛋糕让你拿点回去。”
 
  李东赫认命的放回拖把,翻个白眼“……是,会长大人。”